<small id="hjex1"></small>

        <tbody id="hjex1"></tbody>
      1. <menuitem id="hjex1"></menuitem>
        <menuitem id="hjex1"></menuitem>

          安基網 首頁 資訊 社會窗 查看內容

          兩個號賣25萬,“做號黨”洗刷內容平臺

          2019-3-13 17:32| 投稿: lofor |來自: 互聯網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摘要: 黑產和互聯網公司之間的競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今年一月,拼多多出現的bug使得100元無門檻劵被任意領取,最終造成了數千萬元的損失,事后拼多多聲明稱,“有黑灰產團伙通過一個過期的優惠券漏洞盜取數千萬元平臺優惠券,進行不正當牟利。”

          黑產和互聯網公司之間的競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今年一月,拼多多出現的bug使得100元無門檻劵被任意領取,最終造成了數千萬元的損失,事后拼多多聲明稱,“有黑灰產團伙通過一個過期的優惠券漏洞盜取數千萬元平臺優惠券,進行不正當牟利。”

          除了電商平臺外,內容平臺也已經被黑產所盯上。

          3月12日,自媒體“三表龍門陣”發文稱,其于2014年開通的騰訊企鵝號從今年1月開始被盜號,帳號原先發布的科技類內容已被系數刪除,并用于發布大量低質量娛樂相關信息;經統計,該帳號借此在近兩個月內已經獲得了超過75000元的收益。

          也就是說,一個本來的自媒體大號已經落入到了“做號黨”手中,成為其牟利的工具。

          “做號”指的是運營者通過注冊大量自媒體平臺帳號,然后通過抄襲、洗稿等方式產出大量低質量、低成本的內容并快速傳播出去,從而在內容平臺上獲得流量的過程。紅利期過去后,流量的重要性愈發明顯,如果能夠獲得大量流量,往往意味著運營者可以獲得不菲的收入。

          在文章中,三表表示,騰訊方面的解釋是,其郵箱帳戶信息在一次網站數據脫庫的過程中被竊取,從而“做號黨”獲得了其企鵝號的登錄帳號。而針對被竊取的帳號通過發布大量低質量內容獲得高額分成這一現象,有網友認為,“做號黨”與內容平臺是一種合謀共生的關系;部分平臺甚至存在內部工作人員和“做號黨”共同合作,從而滋生腐敗的現象。

          對于內容平臺和內容創作者來說,“做號黨”都已經成為一片陰霾。

          平臺在投入大量補貼,希望獲取優質內容、進行流量圈地的同時,“做號黨”也趁虛而入,通過快速的內容產出來獲取補貼,最終實現劣幣驅逐良幣。如果不能很好解決這一問題的話,內容平臺固然可以獲得短期的流量收益,但還是會導致優質內容創作者的流失。最終的結果還是得不償失。

          內容平臺的競爭

          誕生于2012年8月的微信公眾號,直接推動了內容創業這個領域的繁榮發展。憑借著微信的巨大流量,一篇優質的文章可以在數以萬級的用戶間傳閱,2016年1月的數據顯示,微信公眾平臺文章每天閱讀數已經達到30億次。

          逐利的資本因此看到了優質內容賬號背后衍生的泛商業價值,不少風投機構在那段時間內專門成立了針對內容創作者的投資基金。

          在這場競爭中,內容脫離了內容本身,變成了獲取流量的手段。于是,不少平臺也在近年推出了一系列針對內容創作者的補助措施,希望能夠從中掘金。

          作為騰訊在流量方面的一個主要對手,今日頭條也非常活躍。以今日頭條的“頭條號”為例,2015年9月,頭條號平臺推出“千人萬元”計劃,在未來一年內,扶持1000個頭條號個體創作者,讓每人每個月至少獲得1萬元的保底收入。

          一年后,針對短視頻領域,今日頭條又宣布,將在未來一年內投入10億元的資金來扶持短視頻創作者。此后,頭條號又陸續出臺了“禮遇計劃”以及“青云計劃”,分別推出巨額獎金來獎勵排名靠前的內容創作帳號以及優質內容。

          至于同為騰訊內容矩陣下的QQ企鵝號,則是在2018年相繼推出了針對短視頻創作的“達人計劃”以及TOP計劃,同樣希望通過巨額的補貼資金培養優秀的內容創作者。此前,騰訊內容平臺部兼騰訊短視頻平臺產品部副總經理陳鵬就曾經表示,2019年企鵝號會大力推進偶像計劃,從垂直品類里扶持出新生代偶像,并且大力打擊侵權,保護原創能力。

          即便是像趣頭條這樣的后輩,也在近期加大了補貼的力度。2018年11月,趣頭條號還將推出兩大內容補貼策略,其中就包括在未來6個月內為內容生產者提供每天200萬元的分成。

          此外,包括阿里、百度等互聯網巨頭的內容平臺,都陸續推出了相關的補貼政策,其目的都是一致的——將盡可能多的流量劃歸自己旗下。

          這些平臺給出的大量分成,最終成為了刺激內容創作者們的一針興奮劑。現在,一個自媒體進駐多個內容平臺,已經成為了司空見慣的事情。

          與“推薦體系”掛鉤的補貼分成

          并不是所有的帳號都能夠從平臺處獲得等量的補貼收益。以企鵝號為例,它們的等級體系決定了,在平臺上等級越高,內容越有看點的帳號,自然能夠獲得越高的收益。

          根據企鵝號官方的介紹,一個剛剛注冊的帳號所處的是“新手期”;發滿5篇內容后會自動晉級至2級或3級;不同等級在權益、推薦、文章處理優先級上會有一定影響,高等級的賬號可以享受更高級別的權益、更優質的推薦、以及文章優先被處理。企鵝號等級最高可以達到5級。

          當一個企鵝號達到3級以上,并滿足一定條件后,會開通“原創”功能;在原創之上,企鵝號還有“獨家”功能,獨家內容可以獲得平臺提供的額外補貼。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到,一篇獨家內容的補貼分成大約會是普通內容的3-5倍。

          至于頭條號、趣頭條等平臺,則是更多地依照機器判定的方式來確定一篇文章是否受歡迎:一旦以往的稿件閱讀多點贊評論多,那么當自媒體發布下一篇文章時,平臺就會給予更多的初始推薦值。

          最終,受到越多推薦的內容,則越容易出現在平臺首頁,自然就會獲得更多的流量以及收益。當中除了平臺給予的補貼之外,還有來自廣告的分成,比如企鵝號的總收入就分為了“平臺補貼”以及“內容分成”等部分;而頭條號的總收入則分成“平臺補貼”和“廣告點擊”等。

          “在企鵝號上,質量比較好的獨家原創內容,每一萬閱讀大概就會有幾十到幾百元不等的收益。”有一名來自廣州的自媒體運營者向界面新聞記者介紹,前兩年有一次她們的帳號在企鵝號平臺上發出了一篇曝光量有120萬左右的文章,單篇收入超過了1000元。

          可觀的收入也為“做號黨”們提供了動力:只要能夠通過一定的手段獲取能夠穩定產出內容的自媒體帳號,甚至是被認定為高質量的帳號,它們很容易就能獲得不菲的補貼。從“三表龍門陣”被盜取的帳號來看,如果運營得當,一個月數萬元的收入并不難達到。

          要達到這個目標,“做號黨”們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比如靠不斷產出符合平臺要求的文章,來獲取足夠的推薦度。

          自媒體“氫媒工場”的運營者劉尊總結了這類文章的“創作三部曲”:“第一步,起一個聳人聽聞的標題,并且帶‘這’字或者‘它’字;第二步,東拼西湊編個500字的內容,然后插幾張圖片,當然圖文都不會寫明來源;最后一步,文末以‘小編認為’的口吻,寫兩句正確的廢話。”

          在劉尊看來,這種“看圖講故事”的模式,往往不會耗費太多的時間,但又能抓人眼球,“低質內容才帶來流量,一篇很low的謠言,很輕松就能做到閱讀量10萬+。”

          在平臺監管比較松散的時候,這些內容大多由運營者從各個平臺上東拼西湊而成;然而隨著平臺們開始收緊,“做號黨”們也會通過一些技術手段來規避監控。

          界面新聞記者從一名“做號黨”人士處獲得了一個被稱為“自媒體神器”的軟件,當中包括了修改視頻MD5值(破解視頻原創)、視頻批量采集、文章偽原創、原創度檢測等功能。

          “多刷幾次,很快就能把等級刷上去、原創功能刷出來。”這名“做號黨”人士說。

          內容帳號的灰色市場

          除了自己產出文章培育帳號之外,找到足夠多的自媒體帳號,也是“做號黨”們選擇的一種捷徑。

          界面新聞記者以“自媒體帳號”、“價格”等關鍵詞在網上進行搜索后,很快找到了一些能夠出售相關內容平臺帳號的“號販子”。一名號販子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他能夠提供包括微博、博客、大魚號、今日頭條、企鵝號、搜狐、愛奇藝、鳳凰大風號在內的多個內容平臺帳號。

          “企鵝號一個85元,二級號,只能用來引流不能拿來做收益。”這名號販子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在企鵝號的等級體系中,二級號的等級并不算高,并沒有達到能夠開通“原創”功能的門檻。根據他的介紹,在企鵝號里,收益號和引流號可以通過矩陣功能連接起來,引流號通過推廣鏈接等方式將流量導入到大號中,來幫助大號刷高流量,間接幫助大號提高流量變現;但引流號本身的收益不能提現。

          他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如果購買的量大,還能有優惠,“有的工作室會拿上百個號,我就算80元一個號賣給他們了,當然也不會便宜太多。”

          至于阿里文娛體系下的“大魚號”,這名號販子則表示他們既提供引流號也提供收益號,引流號一個60元,收益號一個90元。

          當界面新聞記者咨詢其所售賣平臺帳號的安全性時,他多次強調,所售賣的帳號都是“自養的”,不會出現賣出之后修改信息,導致買家無法登陸的情況。如果買家購買到一些被盜取的賬號,并且其相關信息沒有及時消除的話,就會存在被原號主找回帳號的情況。

          “帳號一旦出售,我們這邊就會刪信息,完全可以放心。”這名號販子向界面新聞記者保證。但當界面新聞記者向其詢問更高級別的帳號時,他表示自己沒有辦法提供。

          另一位號販子則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一般有獨家功能的號很少會流通在市場上,屬于“稀缺品”的狀態:“一個原創獨家號,少說每個月平均就可以帶來幾千元的收益,你可以自己掂量一下,一個獨家號要多少錢來收。”

          界面新聞記者在一個新媒體帳號交易平臺上發現,一般等級在四級以上,帶有原創功能的企鵝號,售價一般在數萬元左右,帶獨家功能的則要更貴一些;有賣家發出了“一個五級企鵝獨家號與一個百度百家加V原創號”的銷售信息,兩個帳號的捆綁標價甚至達到了25萬元。

          但關于平臺是否有于“做號黨”勾結這一敏感問題,行業內人士卻給出了不同的看法。

          劉尊認為,理論上確實存在著平臺和“做號黨”勾結的可能性,但在實際操作中,“做號黨”并沒有必要大費周章來勾結平臺。

          “做號商要的是流量,把內容做得比較口水、擦邊球就好;很多平臺要的也是流量,只要不嚴重違規,它們其實樂于見到這種偏‘下里巴人’的內容。”在他看來,平臺參與作假環節的成本太高。

          但也有聲音表示,不少平臺確實存在著一定程度的貪腐問題。自媒體“阿爾法工場”就在2017年一篇關于“做號黨”的文章中指出,多個內容平臺都有自己的后臺綠色通道,通過這些渠道注冊的賬號,權重、推薦都會比普通賬號要高。

          如何保護內容創作者?

          內容平臺的大量補貼就能帶來優質內容嗎?如果以流量為考核點的話,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內容平臺給出的巨額補貼,讓看到了機會的“做號黨”們嘗試到了一夜暴富的滋味,但對于專注于自創內容的運營者來說,這反而擠壓了他們的生存空間。

          對于企鵝號以及其他所有平臺來說,如何避免這些劣質內容影響普通內容創作者的發展,更值得關注。

          一名自媒體帳號運營者對界面新聞記者評價稱,相比于其它自媒體平臺來說,企鵝號更為傳統:其他內容平臺大多采用機器算法推薦的方式,而企鵝號則是更看重編輯推薦。

          “如果編輯認為一個號能穩定產出好內容,就經常會給好位置,如果一個帳號發的少,以及沒有獲得編輯給到的好位置,那么收入少是正常的。”這名運營者對界面新聞記者說。一個好的位置往往能夠決定內容帳號是否能夠獲得足夠流量乃至收益的前提。

          在他看來,這一傳統的運營機制,使得企鵝號上所被推薦的內容往往呈現出兩極分化的局面:或者是來自“鳳凰網、南都、澎湃新聞”這樣的著名內容或新聞機構,或者是來自一些追求低俗內容、標題黨的自媒體帳號。一般正常產出內容的自媒體大號,在企鵝號上反而得不到特別多的重視。

          “三表龍門陣”的文章也提到,在被盜號之前,自己的企鵝號并沒有產生任何收益。

          “企鵝號更多的是‘看號’給流量,而不是‘看內容’給流量。”前述自媒體運營者總結稱,出于這個原因,企鵝號在他所處的自媒體圈子里其實使用頻率并不高;他運營的自媒體雖然也開設了企鵝號,但在其中更新的頻率要遠低于其他幾個內容平臺。

          而前述來自廣州的自媒體運營者則是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他們在2018年初就已經停止了企鵝號的更新,原因在于盡管企鵝號給出的補貼數量并不少,但對一些侵權的狀況并沒有很好的處理,同時也有太多的條條框框限制。

          “企鵝號的原創審核功能不太好用,有些洗我們稿的文章會標原創,我們自己的原創文章沒有標記,申訴了幾次處理得也不到位,再加上我們和其他幾家平臺都簽了約,也沒心思管這個平臺,就停更了。”此外她還表示,企鵝號會希望其在微信號發的文章綁定同步到平臺,但由于她的團隊會在微信的第二條推送會寫一些廣告,自動同步的話怕引起一些糾紛,這也打消了她對于企鵝號的熱情。

          為了避免這些“做號黨”帶來的負面影響,平臺間已經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來打擊黑產。

          2018年7月,騰訊內容開放平臺發公告稱,企鵝號反作弊團隊歷經半年時間的追蹤、取證,共確認大小黑產團伙五個,涉及黑產賬號300多個;根據平臺規定,對違規賬號予以封號處罰,并追繳非法所得。而今日頭條也曾經與石家莊警方合作,抓獲了一個通過大量虛假帳號騙取其旗下“火山小視頻”大額資金的黑產團伙。

          知道創宇的信息安全專家隋剛對界面新聞記者介紹稱,一般而言,企業為了避免遭遇到類似的撞庫攻擊,可以采取四個措施來規避:強制性地周期更換用戶口令;加入綁定手機號碼或常用郵箱等密保措施;對于登錄界面,若是web頁面,加入如一定強度的人機校驗;對于用戶的常用登錄IP進行記錄綁定。

          3月12日晚,騰訊內容開放平臺發布公告稱,2018年12月底,外部某知名網站帳號密碼數據庫泄露,有不法分子利用該數據庫泄露信息,惡意對企鵝號帳號進行攻擊和破解,導致部分企鵝號作者無法正常登錄,帳號及相關收益出現異常。

          針對上述問題,企鵝號平臺已采取相關措施:

          1. 重拳打擊盜號:對涉嫌盜號的任何群體或個人零容忍,發現一例處理一例,封禁盜號所得利益,涉嫌嚴重違法行為的報送國家執法部門處理。
          2. 增強登錄安全:逐步下線郵箱、手機登錄,全面使用QQ/微信登錄體系,增加用戶異地登錄等異常行為通知。
          3. 排查歷史數據:針對所有疑似被盜帳號,平臺正進行全面排查,增加專項人力,解決帳號異常問題。

          騰訊內容開放平臺也建議,用戶不定期更換高安全性的帳戶密碼,如發現帳號異常及時向平臺反饋。



          小編推薦:欲學習電腦技術、系統維護、網絡管理、編程開發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術,請 點擊這里 注冊賬號,公開課頻道價值萬元IT培訓教程免費學,讓您少走彎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職加薪!

          本文出自:http://www.sohu.com/a/300870010_313745?scm=0.0.0.0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最新
          返回頂部
          北京赛车高手经验分享